隔岸观烟

名不见经传退役无证驾驶烟叶
长篇更新专用号@张昶
飙车整理@帅烟的小号

头像来自绑定画手@空白先生
看文建议搜索私人tag
【烟叶林的百日雷安】

求文

一篇雷安
狼雷x猎人安的肉
人兽
猎人安为了逮到雷狮蹭上母狼的气味,被发情的雷狮给日了的剧情。

在雪地上啪啪啪的
我超喜欢但是我找不到了

@◇雷獅_☆硪De嗳°
遥哥你感受到我的爱了吗

空白不要我,跟球球走了。

于是我跟你们空明太太私奔了。

组成新的相声团队出道

请大家多多支持

我是个很傲娇脾气很大的人
我说我不写了要封笔了
意思是我觉得自己写的很烂非常难过,你们快哄哄我夸夸我
不是让你们说尊重我的选择永远爱我
气死我了你们是不是不会哄女朋友啊
哄我
现在

以后长篇就丢这里了
狮虎成双 和新坑 加冕为王@张昶
以后跑出来唠嗑的机会可能会少很多,好好珍惜现在活蹦乱跳叽里呱啦的烟

我有一个梦想

娇羞卡卡倒贴瑞
呆毛姐弟来双飞
嘉德罗斯胯下跪
安哥雷总我一起睡

【雷安】二十五岁协定

“签下这个协定,我可以在你二十五岁之前提供一切你想要的东西,但是二十五岁后,我将要收走你的生命,如何?”

我笑盈盈地抱着一本厚厚的书籍,这本大书的书角都已经泛黄卷曲,甚至还有些破破烂烂。书上却用干净秀气的小楷书写着条款。我一手举着书一手抱着像是树枝一样的法杖问这个关在豪华的房间里的少年。少年踹了踹床上傻不拉几的小马抱枕,抬起紫色的眸子问:“我凭什么相信你?况且,我想要的东西,我自己都能夺过来。”然后他抱起床上懒洋洋躺着的布偶猫,布偶用水蓝色水汪汪的眼睛好奇地盯着我。

“小屁孩。”我冷哼一声。

“连小屁孩都骗不到的废物。”少年冷笑地看着我。

“……”

沉默了一会后,我汪地哭出来:“哥!求你!我要回去交差的啊!!!”

 

少年低下头看着我:“你先把我和卡米尔送出去,不然你要是骗我怎么办。”

这简单,我信誓旦旦地撸起袖子,为了装逼搞得自己比较可信穿的这身袍子真的很不方便,要是不出来完成业绩我才不这样穿嘞。现在死神也不好当,阿努比斯出去旅游了几百年没有回来了,没有人来称量灵魂,所有人都跑去天堂了。地狱没有苦力啊,于是阎王深思熟虑想到了这样一个二十五岁协定,好勾点灵魂下地狱帮忙干活。

 

我艰难地翻着手里的书籍,说实话我不是什么靠谱的死神,我的第一志愿本来报的是天使,结果考试没考好滑档了,沦落到去当死神这种吃力不讨好工资不多还没有五险一金的工作,气死我了。

 

 

转眼间我就把两个少年送到远离皇宫的沙滩边,我提着袍子免得被沙子和海水搞脏:“喏,相信了吧,签吧签完什么金子美女我都给你搞来,美滋滋过好几年不好吗?”

这时少年狡黠地眨眨眼:“既然你都送我出来了,你就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我干嘛跟你签。”

我一时语塞,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个少年,气的我想掐死算了。

不行,冷静,我是正经的死神不能靠这种方式收灵魂。

一旁一个个子比他矮的多的少年站在一旁,有的莫名其妙地看着和空气交流的少年。

半晌,少年顿悟地说:“卡米尔看不到你,说明只有一部分人能看到你,所以你不能拍拍屁股走人是吧。”

我条件反射地点了点头,根正苗红的我可是不说谎的五好死神。

“所以现在是你有求与我,而不是我有求与你。”

“啊?”我觉得现在的对话有点糟糕,果不其然我看见他脸上像是老狐狸一样的笑容:“把我们送离这个星球吧,我想去当海盗。”

我张口就要拒绝,结果他完全不给我机会:“不答应你就去找别人,慢慢找能看见你的人吧。”

 

 

 

现在的小屁孩都这么贼精的吗

迫于生活的压力,我非常艰难地把他们送出了星球,我像是咸鱼一样躺在顺手帮他劫来的飞船上装死,他踹了踹我,我闭上眼睛表示自己不想理他,他蹲下来:“喂,你叫什么名字?”

我翻了个白眼:“死神是没有名字的。”

他用手托住下巴,眼珠在眼眶里转了几圈:“那就叫你狗蛋吧。”

“……老子今天就要替天行道。”我举起我的杖子,

“这可是我养的柯基的名字,皇宫内都没有人敢用这个名字,还不赶紧谢主隆恩。”

“谢你个头,你去死吧谢谢。”

 

 

 

 

扯皮归扯皮,他还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皇子……噢不,现在是海盗了,看着他顺风顺水的,在宇宙横行霸道,我感慨了下天道无常,让我这样一个好死神遇见这样个小兔崽子,哎。

最近闲的特别慌,新来的那个叫佩利的似乎挺有趣,可是他太高我抬头跟他讲话脖子好累,好丢人。

这样想着我躲到了船底的仓库里,准备休息一下,可是没有想到我就这样睡着了。

 

我被踹醒的时候我超级生气了,我举起杖子就要给这个打扰我睡觉的人一个爆头,结果被人揪着呆毛拎起来了。我睁开眼,发现眼前的这个一八几的散发着属于成年人的魅力的人,好像我以前遇到的那个贼精的逼崽子噢。

“起床了狗蛋,已经过了三年了。”

哥,别说这个,先放手好吗,我呆毛好痛。

 

一睡就睡了三年,醒来发现连卡米尔都比我高了,孤单寂寞冷,想找孟婆喝口汤。

 

过了四年雷狮闹事的本领越来越大了,现在他居然跟我说他要去参加凹凸大赛。

哥,你要是一不小心死了我怎么办,宇宙这么大找个能看见我的人容易吗。

然而最后他还是决定去了,我能怎么办?我还不是跟着他?

 

身为死神,其实是没有产赛资格的,我又死不了又不能被回收,一个赤裸裸的bug啊是不是,于是我只好偷偷摸摸混进凹凸大赛,跟着雷狮过着一言不合就被扯呆毛的悲惨日子。

 

不过最近我很高兴,因为雷狮,他有喜欢的人了。

更高兴的,是他喜欢上了一个直男。

嘿嘿嘿,等你追不到他吗就只能为情所伤地来跟我签协定啦,我开心地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我偷偷见过他喜欢的人,是个长得如沐春风的男人,虽然这样形容有点奇怪,但是我就是看见他就想起一句话“眉目自成诗三百,鬓如春风裁。”特别是那双眼睛,绿荧荧的,像一潭春水,好看到差点把我淹死。

他也看不见我,于是我便偷偷摸摸地跟着他,时不时趁他不注意拽一拽他衬衫的小尖尾巴啦,飘起来摸一摸他的呆毛啦什么的。

然而后来给雷狮抓到了,他生气地揪着我的呆毛告诉我人鬼相恋是要遭天谴的,就算天不谴他也会一道雷把我劈死。

我害怕地往墙角缩了缩

老虎屁股摸不得,雷狮老婆动不得。

 

说实话我好歹是生前谈过恋爱的死神,对什么儿女情长也有了解。况且作为死不了的死神,我闲着没事情做就看一看从人间搞来的言情小说打发时间,话说起上次在路上走给一本书砸中了,一看就是那种没有在坟前烧好,荒郊野岭乱烧宣泄的,也不知道这书怎么招惹他了。

我摸着呆毛把书捡起来看了看书名。

什么玩意?屎里掏花?吓死我了。

在见证雷狮追安迷修的方法之前,我一直觉得那本傻逼小说的男主已经是傻逼的巅峰了,哪有刨自己对象的眼睛给小三的,情商还能再低一点不。

然而第二天看到雷狮兴致勃勃地带着海盗团“围剿”安迷修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图样图森破。

你们皇族都这样追人的吗????往死里打打到服气为止????嘿醒醒你不是在追人家吗?????我靠安迷修你怎么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啊????嘿?????

 

 

我觉得是自己脱离人世当死神当久了,已经跟不上小年轻的思维方式了。

唉……孤单寂寞冷,连孟婆的汤都不想喝了,老子想直接跳下奈何桥。

 

看着两人从约架的关系升华到一起喝酒撸串,我内心唏嘘。

刚刚差点被对方杀死,现在带着一身伤口在喝酒,喝的糊里糊涂不省人事。

大概,这就是,男人的,友谊吧……等等雷狮你不是要追安迷修的吗???

呕吼雷狮你还趁安迷修喝醉偷偷亲他,还摸他屁屁,有本事你在他清醒的时候这么干。

 

在我孤单地离开雷狮散心后,我遇到了着二十年来除了雷狮外能看到我的人。

卧槽凯莉小姐!!!我扑腾地跪下了。

我内心一个激动啊,地狱食物链顶层的凯莉爸爸啊。是促的了婚姻撕得了傻逼长得还好看的!!

其实主要是她能产粮,喂饱地狱里嗷嗷待哺的白嫖。

你这样看着我干嘛,谁规定地狱就不能看同人了,你这是地域歧视!

 

虽然不知道凯莉大佬为什么能够混到比赛里,或许管理层有她的小迷妹?我没有多想。

在我的抱怨和痛哭之中,凯莉大佬艰难地提取出了一些有用的东西:“……雷狮在追安迷修?”

 

我从来没有妄想过能和凯大佬统一战线,这简直就是小透明突然被超级喜欢的太太fo了的那种激动啊啊啊死亡。

于是,我们猫在小灌木里围观雷狮和安迷修打架

“这样,你待会让安迷修脚滑一下,让他扑到雷狮怀里来个亲密接触。”

至于为什么凯莉大佬不自己动手呢,要伪装成普通人的样子当然要封印住体内的力量嘛小说里都是这样写的。眼看着雷狮和安迷修就要冲到一起了,我赶忙下绊子,让安迷修脚一滑,向雷狮的方向扑了过去。

然后

我和凯莉大佬

看见

雷狮潇洒地转身躲开,让安迷修跟大地母亲来了个爱的接吻。俗称,狗啃泥。

凯莉大佬僵硬地回过头,在雷狮放肆的笑声中有些悲悯地看着我。

“我决定爬墙了。”什么雷安,不存在的。

 

 

失去了革命好战友以及绝世好聚聚的我心灰意冷,只想窝在雷狮从路边捡来给我当床的纸箱里混吃等死。

有一天我躺着躺着,房间的门突然被撞开,扑面而来的血腥味让我觉得有些不安,我从纸箱里探了个脑袋出来,看见安迷修抱着浑身是血的雷狮。

他把雷狮放到床上,手脚有点慌乱地脱掉他的衣服。在房间里翻找了一会拿出一条干毛巾,顺便用盆装了一脸盆的水。他把热流刀的刀柄搁到盆子里,不一会里面的水就开始咕咚咕咚冒热气。

他脱下手套用手指试了试水温,用毛巾沾着水然后拧干,去抹干净雷狮身上的血迹。

我百般无聊地看着,雷狮这个家伙除了失血有点多啥毛病也没有,估计路上被裁判球治疗过了现在最多是虚弱罢了,结果他却闭着眼眉头紧锁地装难受。

 

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么心机呢?我感慨到。

雷狮怕不是早就醒来了,只是在装睡而已。果不其然在安迷修给他抹干净身体清理完血液,准备离开时,雷狮抓住了他的手腕。

“别走。”

呕,烂俗的情节,我给你零分。我内心吐槽着。

安迷修愣住了,看着床上闭着眼的雷狮,莫名其妙地心软了。他脱掉鞋袜后爬上了床,抱着雷狮像是哄小孩一样睡觉。

靠,这你都能信,这么单纯你是怎么在这个比赛中混到第五的位置的啊。我内心疯狂地吐槽。

正常昏睡的人能这么精准地抓住别人的手腕?梦话能这么配合地出现?

还有雷狮,我从来不知到他套路这么多,我以前最多认为他无耻。

 

有一天我找雷狮谈心去了,我严肃地对他说:“你这样是追不到安迷修的。”

他掏掏耳朵并没有理我

“你干脆跟我签协定,我马上把安迷修绑好送过来给你。”

雷狮回过头,冷冷地看着我:“我想要的东西,我自己都能夺过来。”

 

后面经过雷狮尴尬的撩人,以及各种套路的狂轰滥炸,还有疯狂出现打扰安迷修刷怪换来的出场率,两人居然莫名其妙地在一起了。

……哦

 

两人一路打打杀杀过来,时不时给对方下绊子搞对方,吃醋了不是在床下打一架就是床上打一架,气得我把纸箱拖到门口去睡了。

不过我倒是一点也不担心关于二十五岁协定的事情

因为凹凸大赛,从来只能有一个获胜者啊。

这样想想我倒是还蛮期待决赛的。

 

然后,此刻的我,特别想掐死那个期待决赛的自己。

四周一片鬼哭狼嚎,雷狮与安迷修背靠背站着,一个拿着锤子一个举着刀,看起来倒是十分默契。而我则躲在离两人不远的山洞中。

原来所谓的决赛,就是让活下来的前十,去屠杀曾经死过,如今却被复活控制的人。然后再让活下来的人互相厮杀,直到只剩下一个人活着为止。

人间炼狱

我握紧手里的杖子,有点害怕地打颤。

只要杀掉一个活着的人,就可以得到复活的机会。于是乎,行尸走肉一样的五千多名参赛者不顾一切地攻击着前十。已经被控制的他们根本没有什么神智,除了不变的外貌和技能,怕是已经不是原来的人了。

我看见凯莉坐在星月刃上,在半空中看着。而底下的人不断地对她发动攻击,她都利落地躲开。

前十目前看起来都游刃有余

只是这场厮杀中,最大的梦魇,可不是四面八方的攻击,而是曾经死去的故人。

 

我顺着凯莉的目光,看向站在尸体中的格瑞,不愧是所见皆可斩,众多的行尸走肉并没有伤到他多少。不过此时他却不动,放任眼前的“金”的矢量箭头前仆后继地向他涌过来。

他是想复活金,尽管他知道代价是自己的生命。

他闭上了眼睛。

 

【金 击杀参赛者凯莉,获得复活权】

格瑞睁开眼,看见浑身是血的凯莉挡在他的面前,她对着金,像以前一样叼着棒棒糖不怀好意地笑着,如果忽略她被箭头刺穿的身体她还是和以往一样游刃有余。

“活下去。”她眨眨眼,看着金眼里慢慢恢复的神智,以及自己慢慢变成碎片的身体。

 

然后我听见雷狮的怒吼,他在喊我的名字。

说实话当众大喊狗蛋其实挺羞耻的,不过反正别人也看不见我。

我掠到他的面前,身上沾上了不少血液,把我的衣服搞得脏兮兮的。

我看见安迷修半跪在地上,手上的剑因为失力而掉落在地上。

他面前,拿着武器维持着攻击姿势的艾比瑟瑟发抖,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安迷修。

 

【艾比击杀参赛者安迷修,获得复活权】

 

这场厮杀中,最大的梦魇,是曾经死去的故人。

 

安迷修还是没有忍心杀死被控制的艾比,所以他没有躲开她的攻击,放任艾比杀死了他。

雷狮抱起慢慢消散成碎片的安迷修,命令我:“让他赢得比赛。”

他突然抬眼盯着我,凶狠地像是要把我给杀死。

我回答:“获胜者只能又一个,而且他是唯一能够活下来的人。”

我盯着雷狮,他咬着牙答应了。

“合作愉快。”我笑了笑。

 

我重新抱起那一本厚厚的书籍,凯莉漂浮着出现在我的身边

开玩笑要是这么容易死了还能叫大佬吗,只不过她的身体是花了好长时间才捏造出来的吧。

“我可不认为一个跑业务的喽啰能改变凹凸大赛。”她对我说

我不回答她的问题,反问她:“就算你复活了金,最后他和格瑞不是只能活一个?这不是凹凸大赛的规则吗?”

“规则这种东西,存在的意义就是有朝一日被人打破。”她眨眨眼,狡黠地笑起来

“所见略同。”我笑了笑,翻开了书。

小兔崽子,我为了救你俩可是赌上自己的命了,结婚记得烧点喜糖给我啊。

我视死如归地想。

 

 

 

 

 

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到地毯上,晒太阳的布偶猫懒洋洋地翻了个身,床上戴着皇冠的少年眨了眨眼,有点不可思议地看了看四周。

我抱着一本厚厚的书籍,看着眼前这个十五岁的皇子:“签下这个协定,我可以在你二十五岁之前提供一切你想要的东西,但是二十五岁后,我将要收走你的生命,如何?”

少年回过头,看着我愣了半天:“……安迷修呢?”

上了锁的豪华木雕大门突然被打开,女仆长走进来,对雷狮行礼后开口:“三皇子殿下,您新的剑术老师来了。”

一位棕发男人走进来,看见雷狮的那一霎那愕然:“……雷狮”

少年眨眨眼,张开嘴似乎想说什么,愣了半天只吐出一句:“安……迷修?”

 

“怎么样?”我兴致勃勃地问雷狮,神情有些像邀功的小屁孩。

“不怎么样。”他哼了一句:“凭什么我回到十五岁他却还是这么大。”

“我能不让你们扑街就已经折腾掉半条命了,怎么还这样挑三拣四。”

“既然都没有死,那我就不跟你签了。”雷狮还是一如既往。

“你留着你的寿命跟安迷修卿卿我我去吧。”我翻了个白眼,“我可不稀罕,你就算拿八十条命我都不再救你了。”

我有些不屑地看着他:“赶紧结婚吧你俩,成婚记得给我烧点糖吃。”

“……谢了。”

“哼。”

 

我对他挥了挥手转身,身形慢慢消失在空气里。

不就是没有完成业绩吗,我回去就辞职,谁还没点小脾气了。

 

我想起凯莉大佬对我的嘲笑:“这么善良你还是别当死神了,完不成业绩没有工资你可要啃好几年的石头。”

我可一点也不善良的,我这样想。

我只是见到平时那么拽的人,突然小心翼翼地去接触自己喜欢的人,用奇怪的行径引起那人的注意,像小学生一样故意欺负他来掩饰自己的喜欢的时候,狠不下心罢了。

或许我更适合当月老

那样的话,我第一时间揪出雷狮和安迷修的红线

然后狠狠地打个死结

 

 

——END——

 

【雷安相关】听说你们仙界搞计划生育

吹一波各位神仙
文手和画手都有〈也有coser〉
不敢@太太们,所以推的都是关系好的
顺序是来着lof输入@弹出的顺序排的




  @空白先生
【画手】
我的!绑定画手!
画风可以帅可以萌
吃白狄的时候就视奸的太太!
希望多印点挂件!!!
人也非常天使,对画画也非常认真
会揣摩角色的性格!!超级佩服!!





@故都的邱
【画手】
画风可爱到爆炸的球球
如果不催更我会更爱你
画手里的相声演员
会做手书的爸爸
至今欠她4w字
向邱哥低头






@谁先交稿谁是狗
【写手】
被她吹了波后最近躺着涨粉
觉得应该吹回去x
遥哥是我刚跳进雷安就知道的文手了
非常酷的酷哥
我爱她
文风简洁干净自然没有废话
傻多速和网恋我能吹一辈子
有机会我们再交易一把肉啊!!!!
(希望各位画手爸爸多给她画图,毕竟她这么帅)





@lu花🌸
【coser】
跟其他不一样的是
鲁花是个coser
颜值担当
出的雷总和帕总非常还原!!!!!
三观非常正而且非常酷
偷偷摸摸表白完我就跑





@安吹风机
【画手】
大号寒岁天
画风非常可爱!!!据说是低龄触?!
一个集黄暴可爱清新与一身的天使
如果她不画all烟我会更爱她
听说她最近(又)打算搞雷安手书
抱着天天的腿痛哭流涕
请大家督促她






   @空明。  
【文手】
和我相依为命被邱邱压迫的空明爹
吃白狄的时候视奸的太太
被写文耽误的相声演员
做的一手好湿
据说不更新就会被惨无人道的邱邱做成烤鹅
明明我觉得清蒸更好吃

 



@荒野大嫖客
【画手】
水哥!!!!今天我们去砍谁?
开车大佬
她的安哥非常色情,我喜欢
让我有点青春期的小躁动
战损可棒了prprpr

 



@时光过客  
森原小可爱
被她的雷安甜哭
特别暖!!!有一种老夫老妻的温馨
抱住她强吻
我会尽早把大灰狼和小红帽的坑填掉的(大概)





@ni荷叶
逢赌必输还继续赌的不亦乐乎的heye爸爸
手速惊人,一转眼就把赌注画出来了
空间日常娇喘和吊打傻逼
一个集酷炫可爱与牛逼的神仙
社会你heye哥,怕不怕





那些很大佬的,我就没必要推了。
其实我只是想吹一波他们,没了。
希望各位爸爸看在我捂着良心夸你们的份上,多多给我产粮(下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是谁我在哪呜呜呜呜呜

奈利:

nmmm.....  @烟叶 大佬的  恶魔与天使車車(。

我就  很不要臉畫了

向大佬打call完馬上溜


大佬的車車

分手现场

“好聚好散”雷狮听见安迷修这样说,然后他推开奶茶店的门走了出去。

雷狮愣在座位上,看着窗边的风铃有一下没一下的响着。

听说青春不曾后悔

雷狮突然想起这句不知哪本脑残言情小说里的话

放屁个不曾后悔,雷狮猛地推开桌子起身追了出去

狗屁个不曾后悔,老子只知道不把他追回来我要后悔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