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叶

雷安/安艾/瑞金
住宿所以只有周末有空啦抱歉!
评论都有看会挑着回的!

头像来自绑定画手@空白先生
看文建议搜索私人tag
【烟叶林的百日雷安】

我上一条lof只是想让你们看看傻逼而已

我并没有因为被这样说而难过

我的感受是:

“卧槽,好久没有见到血统这么纯正的傻逼了,不行我要分享给大家看看。”

欲加之罪 何患无辞

你们不要觉得我可爱
实际上我是个纹身抽烟带妆上课
在宿舍一边喝酒吃炸鸡一边打牌
脾气还差动不动就骂人的糙汉
每天都在搞事天天给老师提到办公室骂的那种
坏学生

我超凶超社会的

怕不怕

打算和陈哥勾肩搭臂做闲话博主

@虽冰不冻 

想改行做美妆博主
买买口红剁剁手
吃吃安利种种草
喷喷香水描描眉
吐槽辣鸡手撕三无
做个美丽的妖艳贱货

我是一个特别懦弱的怂逼


无论说对这件事情抱什么态度都会伤害到别人,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可能中立然而会伤害所有人或者被理解成不作为,那我也没有办法了。
很多尊敬的老师和关系很好的亲友反而因为这件事撕破脸皮,我已经怂到不敢在她们面前讲相关的词语了。
我没有什么是非观,所以我保持沉默吧,不想影响到别人也不想被别人影响。
还是希望这件事情快点过去吧。
希望我不要再失去谁了。

我、我害怕

怎么都开始站位了…我好害怕
我、我站雷安
我绝对中立

妈的尴尬死我了
刚刚出门买眉笔,半路买了根冰糖葫芦啃着走。
然后突然下暴雨
我拿着冰糖葫芦疯跑,跑到一家店躲雨
然后发现
是成人情趣用品店
然后我就很尴尬地一边啃冰糖葫芦一边假装自己是来买情趣用品的
太鸡巴尴尬了
人生重来算了

【安艾】表达爱的方式直接点

安迷修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拿起所剩不多的眼药水。瓶子里还有一点绿色的液体,安迷修把脑袋往后仰起,往眼睛里滴了好几滴。



拿着粉扑正在补妆的安洁莉回过头:“安哥,滴太多眼药水对眼睛也不好的。”
“谢谢,不过我最近太困了。”
“是晚上没睡好吗?”
“额……大概可以这样说吧。”
眼药水滴的有点多,顺着脸颊滑了下来,安迷修急忙用纸巾擦干净。





安迷修跟艾比分手的第二十五天,他提着公文包和往常一样回家。
果不其然桌子上放着打印的字条,这是不属于安迷修但是每天这个时候都会出现的东西。
上面无非就是安迷修今天的日程,他走近哪家奶茶店买了什么,座什么车回来之类的。
看起来像是被变态盯上了。





但是这个变态也太不敬业了点,今天留的字条居然是:“你昨天在咖啡厅逗留这么久,害得我在门口等的都感冒了,今天就不跟踪你了。”
安迷修想把字条扔掉,但是他思考了会,鬼使神差地把字条压在了纸杯蛋糕盒子底下。
肚子有点饿了,安迷修打开冰箱,却发现冰箱里的巧克力被吃的只剩一小块,苦瓜也全都被卷走了。
安迷修沉思了会,自暴自弃地回沙发上躺着,掏出裤袋里的手机点外卖。







第二天安迷修照常去上班,回来的路上他故意走到一家杂货店里,在零散而杂乱的货柜后面看小说。估摸着看了一个小时时,安迷修的手机响了。
他打开手机发现是一条陌生电话的短信:“喂,你怎么还不出来,再不出来我就不等你了。”
安迷修抬头看向窗外,此时是下班高峰期,路上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他根本分辨不出是谁在看着他。
电话大概也是别人的电话,估计也查不查什么。
他索然无味地翻了几页,合上了书。走了出去。








他回到家时发现并没有字条在桌子上,也许是今天自己逗留太久导致那人没时间放字条。在安迷修松了口气时一张字条从门缝里塞了进来。
安迷修看着地上的纸愣了两秒,猛然冲到门前打开门,空荡荡的走廊里只有楼下搓麻将的老人发出的咳嗽和麻将的碰撞声,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安迷修重重地把门摔上了。






他捡起地上的字条:“你是笨蛋吗,呆这么久,今天没有字条了!”

到底谁才是受害者啊
安迷修无奈地叹了口气。












被跟踪的第二十五天,安迷修甚至开始习以为常,每天回家都能看到对自己的吐槽。
安迷修一开始想过报警,但是跟踪狂看起来不但没有恶意,还有点……傻?


偶尔也会没有字条,但是会有一小行字解释。要不是睡过头了就是不舒服,甚至还有因为例假的。




安迷修出门的时候放了一杯牛奶在桌子上,顺便留了一张字条:“微波炉在厨房,自己热。”
看起来他好像养着那个跟踪者了。不过貌似也没有什么问题,每次安迷修回家看见不是放在桌上的蛋糕被吃掉了留个盒子,就是冰箱里冰淇淋或者奶茶消失。








安迷修推开办公室的门。












晚上公司本来计划聚餐的,安迷修本来想着去,结果想到要被灌酒灌到不省人事,回去还要被写小纸条骂。
于是他推脱掉了。




他正打算把钥匙插进锁的时候他听见自己家里传来人声,他觉得自己可能上班忘记关电视便没有注意,但是声音越听越耳熟。
于是他把耳朵贴着门偷听。


“老姐赶紧走吧,待会安迷修就回来了。”
“哎呀怕什么,他今天晚上要去聚餐,我睡一觉起来他都没有回来。”



是艾比
安迷修有点愣住了










不过这样一想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
哪有谁跟踪别人会顺便带走别人家的苦瓜的。
同居时安迷修给过艾比自己家的钥匙,但是艾比几乎没有用,都是两人一起回的家,导致安迷修都快忘记这件事了。







他打开门,大跨步走到卧室里。
艾比正背对着自己躺在床上,抱着床上的苦瓜抱枕,而埃米看到安迷修惊讶地张开嘴,安迷修对他比了个嘘。







安迷修走到床前,猛地抱住艾比。
艾比回头,看见是安迷修剧烈地挣扎起来,一边挣扎一边拳打脚踢,但是安迷修还是不松手,仗着身高优势把艾比圈住。
挣扎了一会艾比一口咬上了安迷修的脖子。
安迷修倒抽一口凉气,打算松手的时候感觉到怀里的艾比委屈地一抽一抽,像是哭了。





“为什么不追回我。”
安迷修抱住她,鼻子蹭了蹭她的脖子:“我以为你是真的想和我分手。”
“安迷修你个大笨蛋!”
艾比拿起床上的枕头就开始猛砸安迷修的脑袋。安迷修也不挣扎,端端正正蹲着给她砸。
等到艾比砸累了把枕头扔到一边他才开口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曲解你的意思的。”
但是好像并不起什么作用,艾比还是气呼呼的样子。
“我都暗示的这么明显了你为什么猜不出来。”
安迷修思索了会:“跟踪…?”
“对啊!”
安迷修有些懵,半晌他有些疲惫地说:“你想表达什么直接更我说就好了,不用暗示的。”
艾比气的用苦瓜抱枕糊了他一脸:“就说你是个笨蛋了!”

安迷修无奈地抱起抱枕,揉了揉自己的脑袋:“那么,艾比小姐,您愿意接受在下的爱吗。”
“哼,勉勉强强吧。”


我们学校拉闸是连着电门一起拉闸的,所以一拉闸就可以随便出入任何宿舍

楼下501宿舍男生凌晨三点被隔壁502的男生溜进宿舍来弹了小鸡鸡

然后第二天晚上501的男生带着风油精去弹隔壁宿舍男生的小鸡鸡。

然后被停宿反省了。

不是很懂他们的脑子